如果我是伤感,请将我忘记

时间的灰烬:

文/纤缴

你又怎么能看见
在梦境中行走的我
疲惫地错乱着阳光
你又怎么会知道
我克隆不了的时空
得到了七色晚霞的垂怜

我和我的善良
就是天空的那一个黑点
带着握不住的时间
在人们视觉的盲点里
只想静心地与尘世交好
却又折返亘古的宇宙洪荒

我会央求回航的鸟儿
捎回我带走的岁月的余温
那些根本无法安装的幸福
更帮我祝福落败的烟花

如果我是伤感,请将我忘记


2014年2月2日

一 一:

想看看不见的风景

想走没走过的路

相见没见过的人

想看没看过的世界

可每天每分每秒

还是重复着重复的生活

阳光落地的缺陷

时间的灰烬:

文/纤缴

这一路,走得并不喧哗
拖着身子在阳光下伤风
游离于世界的圆点

行走的野草发了疯的萌动
改变着定格许久的尺寸
属于光影,阳光的画卷
青涩浸染着灰黄
驱离着我
一无所依的影子

而我,却移不出自己
就这样
阻着风的行程
带着步履蹒跚的思绪
成为阳光落地的缺陷

2014年2月20日


就让我带离所有伤感的元素

时间的灰烬:

文/纤缴

走的时候
那一场晚风肆掠了很久
最后一次踮起脚尖
告别了汹涌而来的星辰
所有带不走的执着
无言成一道风景
一些从音乐里爬出的伤感
悄悄占据了的行囊
那位老人的呓语
混杂在呼啸的落山风里

就让我
带离所有伤感的元素
用苦涩的文字筑起囚笼
升腾成一颗渐行渐远的孤星
在黄昏泯灭之前
请忘掉我所有的眷念
在灯火阑珊里驱离
所有曾经我的呼吸

有一些景象
会一直在这里
那好不容易长大的枝桠
已经停止了生长
月色会笼罩痊愈的伤口
那首心酸的古谱
不再在Wi-Fi里加载
泪眼婆娑的故事
已在某个黎明里下线
一些失却的憧憬里
仅有的只是休眠的伤


2014年2月21日


我80后,我在LOFTER


三毛

流年中依旧:

总想写写三毛,这个自己心灵中的驿站。又怕拿起笔后,反而破坏了她给的美。

不羡慕她的文字,却羡慕她有着,倾我一生恐怕都不会有的足迹。面对自己想要的,总也迈不出第一步,因为舍不得放开自己拥有的。我没有她那么洒脱张狂。搜搜她的照片,居多的是阳光般的脸庞,在门外,在墙角,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上。

不羡慕她的爱情,却羡慕她有着荷西,倾我整颗心或许都不会有这样的遇到。或许,荷西并没有写来的那么好;也或许,荷西的好,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。或许永远没人体会到她们之间的那种微妙。

从来不会费尽心思了解你,只是想从你身上找到自己不能完成的愿望,远远欣赏

从来不曾仔仔细细品读你,只是...

让人无法识别难过的姿态

时间的灰烬:

文/纤缴

我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寒意
这个冬天才会更加温暖一点
我愿用自己整夜的不眠
求取这个冬天酣然入睡
让凛冽的寒风,别再四处扫荡

我会选择荒芜的梦里
用一场祭祀,掩上所有浮华的篇章
将灵魂丢进霜寒露冷的清野
封锁所有不能拥有的芳菲

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清晨
和我暗恋的满是诗兴的晨曦
我会用笔墨呼吸,而后倒转记忆的沙漏
丢弃唯一的指南针
在某一场花事语罢后,孤单地流浪

从此,挥刀自乱多愁的神经
从此,成为一个精神病人
让人再也无法识别,难过的姿态


2013年11月27日

《相信自己》 爱默生

阅读文字:

相信你自己的思想,相信你内心深处所确认的东西众人也会承认——这就是天才。

尽管摩西、柏拉图、弥尔顿的语言平易无奇,但他们之成为伟人,其最杰出的贡献乃在于蔑视书本教条,摆脱传统习俗,说出他们自己的,而不是别人的思想。一个人应学会更多地发现和观察自己心灵深处那一闪即过的火花,而不只限于仰观诗人、圣者领空里的光芒。可惜的是,人总不留意自己的思想,不知不觉就把它抛弃了,仅仅因为那是属于他自己的。

在天才的著作里,我们认出了那些自己业已放弃的思想,它们显得疏异而庄严。于是,它们为我们拱手接纳——即便伟大的文学作品也没有比这更深刻的教训了。这些失而复得的思想警谕我们:在大众之声...

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文/普希金

阅读文字:


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

不要悲伤,不要生气!

熬过这忧伤的一天:

请相信,欢乐之日即将来临。

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;

现实却显得苍白:

一切都是瞬息,

一切都将会过去;

而那过去了的,

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。

咬舌自尽的狗 林清玄

阅读文字:

有一次,带家里的狗看医生,坐上一辆计程车。

由于狗咳嗽得很厉害,吸引了司机的注意,反身问我:“狗感冒了吗?”

“是呀!从昨晚就咳个不停。”我说。

司机突然长叹一声:“唉!咳得和人一模一样呀!”

话匣子一打开,司机说了一个养狗的痛苦经验:很多年前,他养了一条大狼狗,长得太大了,食量非常惊人,加上吠声奇大,吵得人不能安宁,有一天觉得负担太重,不想养了。

他把狼狗放在布袋里,载出去放生,为了怕它跑回家,特地开车开了一百多公里,放到中部的深山。

放了狗,他加速逃回家,狼狗在后面追了几公里就消失了。

经过一个星期,一天半夜听到有人用力敲门,开门一看,原来是...

1/8